番外

+A -A

    树下,简星蔓闭着眼,躺在丈夫怀中,耳边凉风惬意,很是舒服。

    十月秋季,街道杏树整排,放眼望去,犹如一片黄灿灿的海洋。

    “噗呲……”

    陆挽闻言浅笑,手指刮了女人鼻尖一下,“呵呵,像你一样。”

    陆挽蹲身在床,柔声应答,“嗯。”

    她对着他灿烂一笑,幸福感油然而生。

    简星蔓醒来,身子纵然一轻,全身力气仿佛被抽光似的,虚弱无力。

    时间流逝,每分每秒对陆挽来说都备受煎熬,他给岳父打了通电话告知妻子生产。不安地坐在走廊椅子上,目光紧盯亮着红灯的手术门。

    答应许久的番外,短小来也

    有她的陆挽,才是完美无缺。

    简星蔓盯着那小团子好久,骤然蹙眉,“不过好丑,脸皱巴巴的,像只小猴子。”

    这辈子有个疼爱自己的他,已足够。

    “真的?”

    他红了眼眶,喉结微滚,大掌颤抖地轻抚那张皱巴巴的小脸,声音带着几分哽咽,“谢谢。”

    他的孩子,他跟星星的孩子。

    终于,那灯暗了下来,大门缓缓打开,一位护士抱着孩子出来。

    陆挽认真点头,“嗯。”

    陆挽眼中爱意满满,大掌抚摸着妻子隆起的小腹,唇边笑意温和,“像你最好。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所有都是美好的。

    曾经,他认为上天对他不公,让他独自一人在世间生存,无依无靠。然而如今他却有了不可割舍的羁绊,还有跟自己流着同样血液的孩子。

    怀中婴儿忽然哭啼,声音洪亮,似乎在不满父母对自己的议论。

    “恭喜您喜得贵子,母子平安。”

    他后悔了,后悔让简星蔓怀孕这件事。他深知这十个月来她所受的累,却恨自己不能为她分担半毫。

    夜里风冷,路灯昏暗,他耳边满是简星蔓的喘息声,一颗心提到了嗓门眼。

    陆挽双手紧握,内心忐忑的在手术室门前来回踱步,紧张得手指抖个不停。

    三月,春季来临。在十八号的半夜三点,陆挽被简星蔓摇醒。

    岳母曾说过,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走一遭,而他的星星,此刻正在承受着自己无法了解的痛苦。

    “嗯,我们家的星星最好看。”

    “星星你醒啦,痛不。”陆挽见妻子醒来,握着她的手询问着。

    他惊慌失措,睡衣都来不及换,穿着拖鞋,抱着她出门。

    <h1>番外</h1>

    简星蔓瞧着怀中小小的存在,不禁柔了目光,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他好小。”

    他步伐有些颠簸,急忙迎上。

    简星蔓扬唇一笑,“算你会说话……”

    陆挽转身从婴儿床抱起儿子,放在她的身旁,“在这。”

    生产期比评估的日子提早了三天,他们的孩子迫不及待的要降临出来,与他们相见。

    陆挽连忙抱起,轻轻摇着,小声哄诱,“宝宝乖乖,不哭哭……”

    还好医院离家里不远,他跑了十几分钟,大汗淋漓地将妻子送进了医院。

    简星蔓见他人高马大,小心翼翼呵护着怀中的小团子,不由笑出声来,抬眼便是他探究的眼神。

    “哪里,我的脸可没那么皱。”简星蔓不悦撇嘴,瞪了男人一眼。

    此生无憾!

    “阿挽,你说来年我们的孩子出生,会像谁呢?”

    陆挽眼眶泪水打转,笑弯了眼,“臭小子,你折腾了你妈十个月,以后要保护她,乖乖听她话来偿还,知道吗?”

    简星蔓摇头,苍白的唇动了动,“孩子呢?”

    他尾随护士去了儿科,看着儿子进了新生儿观察室,这才返回产房等待妻子。

    简星蔓扬笑,小手捧着男人的脸庞,目光温柔,“哈哈,可我倒想让他像你,像你一样聪明,一样可爱。”

    陆挽看着护士怀中小小,白嫩的一团,难言的感觉顿时涌上胸口,心脏不可遏制地狂跳。

    “是吗?”陆挽喃喃自语,唇边笑意更甚,侧脸亲了亲妻子的掌心,将她搂得更紧。

    “哇……哇……”

    被褥里的婴儿睡得香甜,没有应答,陆挽抬手擦干眼泪,像护士再次道了声谢。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
推荐阅读: 都市偷心龙爪手乱欲-利娴庄堕入深渊的美艳熟妇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一半乡土,一半文青】【一家之主的悲催】【医者淫心】《流浪的灵魂》
如果您喜欢【感觉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