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准

+A -A

    曹骊急道:  “可是督军,再过几个月,这肚子就要显出来了。”言下之意,进门的事要早早安排。

    “没有别人,宝贝,你相信爸爸。”

    就在贾正要被四周滞重的空气压得喘不过气的时候,他听见男人有些低沉的声音,“多谢,陆宪。”门口进来进来一个配枪的人,把他带了下去。

    大约过了一刻钟,贾正收了医用的器具,转头对男人说:“这位夫人确实有孕在身,且大概已经两月有余了。”

    屋子里是一阵长久的沉默,这沉默却比任何话语都更让人心惊。

    他在一瞬间做了一个决定,曹骊怀孕的事,绝对不能让梨果儿知道。从前,梨果儿从不管他的事,现在,也许梨果儿彻彻底底地爱了自己,这种爱,不是女儿对父亲的爱,是男女之爱,因为她也学会了嫉妒,学会了独占,虽然她自己并不知道。

    林云甫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心口有些无端的发痛,他有些僵硬地抬起手,咔嗒咔嗒拨通了电话,在这样深的夜,他像是并无期待地等着,却突然听到听筒里传来一声微哑地询问:“谁?”

    “是!”  门外守着的人应声而入,将曹骊半扶半拉带了出去。

    他对梨果儿看得透彻,殊不知自己也深陷爱欲之中,那些慌张,担忧,允诺,正是佐证,只是当局者迷,往往等真正明白了,已经晚了。

    “哼!最好是!不准你去找别人。”

    “有劳贾医生了。”女人适时开口,脸上浮现的是恰到好处的胆怯和希冀。

    最近都是深夜更,意识有点不太清醒,所以可能会有错别字,大家将就下,过几天有时间我来修修。

    来时的路上已经有人交代贾正,所以他也知道此行的目的,半夜找人验孕,可见这里面有蹊跷,不知道有没有命回去。心里战战兢兢,当他看到走到面前的女人,心头更是狠狠一跳,这不是……

    林云甫一动不动站着,仿佛怔愣了一般,直到手中的烟烫到了手指才倏忽转神。把身上靠着的人扶到一边,他语气沉沉:“我安排人送你回去,这里太危险。”

    “爸爸?!”那声音提高了点,短暂的兴奋忽又转为怒气,“我才不想理你!”大概是想到了之前的不愉快。

    林云甫知道她嘴硬心软,想象她微微撅嘴的样子,心头的痛好像才稍微缓和一点,可是,他不明白这痛从何而来。

    凌晨一两点被人硬请上车,本来他是一肚子火,但是脑袋上顶着枪,再大的火也变成了冷汗。他一进屋就看见了站着的男人,腰身挺拔,脸色平静,身上散发着久居上位的威严。

    曹骊有些小心地看着林云甫的脸色,慢慢走过去,依在林云甫身上,语气中是无限的喜悦,“督军,我们有了孩子了。”

    林云甫听得心口发胀,喉结微微滚动,他对着话筒沙哑地允诺:“爸爸保证。”

    贾正是附近小有名气的医生。他不是家族世代为医,也不是医术出神入化,但是却受到当地人的追捧,是因为他擅长给女人看病。是以,他很少遇到眼前这样的情况。

    这哪里是命令,分明是孩子式的直白情话。

    所以,这件事一定要瞒着梨果儿,一旦梨果儿知道了,也许那结果是自己所不能承受的。

    <h1>不准</h1>

    良久,林云甫对着话筒轻轻地说:“是爸爸。”

    林云甫看见来人点了点头示意,开门见山:“开始吧。”

    “你只需要安心养胎。”林云甫不管她的暗示,直接下令,“来几个人,连夜收拾,明天一早就出发。”

    “你之前屋子里的女人是谁?!”梨果儿沉不住气,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作者:贾正之所以姓贾,大家应该明白吧。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
推荐阅读: 都市偷心龙爪手乱欲-利娴庄堕入深渊的美艳熟妇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一半乡土,一半文青】【一家之主的悲催】【医者淫心】《流浪的灵魂》
如果您喜欢【感觉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