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之初

+A -A

    “再说吧。”

    不怪李王妃会有求于她。

    我想说我把隔壁的冷淡飙到十几章,有空看看,那个是我之前写的,想改的但是改了大纲就乱了,大家分享点意见,等我结束相思恨就去写它

    梨娘不太好意思,夫子说的不错她做徒弟的真真是做的不称职,听父亲褒奖过,他张之初在朝为官时,哪一个挤破头不想败在他门下,不单单是太子想要拉拢,多数还是冲着才学去的,可能人大多脾性不好,张夫子就是其中之一,他自恃清高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当了谏臣几年回回都是将人说的恼羞成怒、毫无颜面,后来对于官场看得透彻觉得太过腐败,后来抽身辞官开间私塾和孩子打交道了。

    梨娘回想当初,那会儿来书院的时候并不受夫子喜欢,她不好驳了祖母的心思,想着混混日子也是不错的,但未料到最后成了夫子唯一行了拜师礼接纳的徒弟,居然还是不愿的,梨娘笑笑欣幸父亲高瞻远瞩勒令她随心所欲,不然李城然真的就没有希望了。

    第一百章

    <h1>张之初</h1>

    她还在踌躇着怎么开口,人就已经问话了,“嗯,就是想来看看师傅,没什么事情。”求人的话不怎么好开口,况且收了李城然必是违圣上的意思,她担心师父因此会得罪陛下。

    我发现只要自我怀疑,矛盾的时候,说出来被认可就会满血复活,又是一条好汉,然后继续脑洞彪戏,感觉真的很好。

    张之初摇摇头笑道,“不是为了李城然?”他抓起旁边的篦子给八哥梳毛,卷起的衣袖浸湿大片,“都大把年纪了还是这么小心眼,看来朝中少了想我这样洒脱无畏,敢于谏言的人呐,”说道最后还不忘自夸一番。

    私塾

    梨娘什么都没说,她没法和盘托出毕竟血浓于水、人命关天。

    “八哥?”张夫子的声音,“到哪里去了,八哥回来洗澡了。”声音又大了几分。

    一年有余书院的陈设还是老样子,一点未变。

    梨娘交代几句换了身衣服出去了。

    “小梨娘跟师父说实话,这事和你有无关系。”他将手里的东西扔到一边,捏起八哥用干布擦拭。

    夫子蹲下身子,将狗子扔进水里,八哥扑腾几下,短腿够到了底安安分分的站在盆里,眼睛盯着主人,委屈的模样,“她呀,回了娘家祭祖去了,我说明个陪她去,偏不肯,硬要放到明天带着八哥去踏青。”他捞了点水浇在八哥身上,八哥听见主人叫它咧着嘴,尾巴欢快的左右摇摆溅起水花,“对了,小梨娘今天找师傅什么事啊。”

    “对了,师娘呢。”梨娘张望不见张夫人。

    大约也只能求她了吧。

    李城然被送回来时依旧再睡,人倒是干净了,但也颓废消瘦了不少,梨娘让仲狼看住他以免到时候又不知道跑到哪儿躲起来喝酒去了,她这次是误打误撞的找到了,保不齐下次就没有这般好运气了。

    张之初既没有答应,也无反对,她没有个准信,思量要不要找元昭帮忙。

    那狗看了眼梨娘,闭上喘息的舌头,脸型瞬间怂了,它跑到她裙摆后面竟然躲了起来。

    梨娘素来对于这种五官揪在一起,长得很不讨喜的动物从无好感,当下一动都不动。

    “八哥呀。”夫子拐弯过来眯眼寻找,看见墙角站着的梨娘,同时一顿,再仔细从男装下辨认出她时,“小梨娘,你怎么在这。”说着便发现了她身后睁大双眼伸着湿漉漉舌头的八哥,他顺手捏住它后颈的皮肉拎起来,“怎么想起来找为师了,逢年过节的也不送送礼。”募得想起近日是踏青祭祖,送礼这样的事情有些晦气,张夫子噎住改口,“罢了罢了,来看看我就好。”巴狗拉着长舌半吊在空中,圆溜溜的眼呆滞愣神,他稍稍挣扎几下随后发出呜咽的惨叫,夫子给了他一个脑兜最后安静了下来。

    “那......”您究竟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

    寒食节、踏青节举国上下可以连着三天的时间休沐,故此私塾并无课业,梨娘是翻墙进去的,后门有处矮墙上学时她犯馋了就会从那里跑出去买些吃食再回来,还以为早就修葺好了,梨娘窃喜今儿的运势委实极好,只是跳下去时一只黑脸白身、健壮矮小的八哥闻声跑了过来,它摇头摆尾但却止步不前咧着嘴皱着眉头看着她,似乎下一刻就会猛地扑上来咬她一口。

    虽说被国子学劝退了,可书还是要读的,怕就怕这洛阳城的书院不肯收,好好的青年才俊就此这埋没蒙尘不能得志。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
推荐阅读: 都市偷心龙爪手乱欲-利娴庄堕入深渊的美艳熟妇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一半乡土,一半文青】【一家之主的悲催】【医者淫心】《流浪的灵魂》
如果您喜欢【感觉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