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心甘情愿

+A -A

    段莠扬手在她乱扭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没停歇地,又拍了第二下第三下第四下,段昀芸都数不过来了,只感觉屁.股面上红辣辣,巴掌声声轻脆,最坏的是段莠还戳着一节手指在她的穴里,随着巴掌左冲右突,段昀芸舒服的地方埋得特别浅,所以总好得到乐趣,今天她则怨恨透了这项好处,她感觉要在段莠面前丢大人了。

    段莠把她打老实了,看她是牢牢贴着床,膝盖挨在一起跪着,屁.股乖乖撅得冲着他的手了,才安抚地摸了她两把,段昀芸恨他不如不摸,那柔情的两下,伴随着他用拇指按住她早勃起来的阴.蒂头,去打着圈碾,段昀芸手臂箍着头,把自己死埋进床里,明明段莠强她,可是她的反应像等了好久似的,甚至比段莠还迫切——段莠还没硬呢。

    他扯她头发更多了一分力,段昀芸忙点头,点得头皮要掀起,段莠说:“怎么哭丧个脸,你不高兴?”

    段莠托着她的脸,没半点怜惜她的眼泪,剥了她的肩带,裙子落到胸口,段莠依旧往下剥,段昀芸两手去掩,段莠用的是巧劲,段昀芸怎么也敌不过他,裙子最终挂到肚子上,段昀芸弓起身体,段莠刚从她嘴里拔出的手指沾着湿从她腋下插进,盖着了左乳,段昀芸的胸部恰好他一握,软丢丢地戳在掌心,段莠指甲搔了一道在乳头的奶孔上,段昀芸抽泣地叫了一声,手又去抓段莠的,段莠说:“乖点,不行?”段昀芸的肩扣到最里,肚子折扁了夹着段莠的手腕,段莠拧了她一下,弄得她大声地痛叫,激灵直了脊梁,段莠在这会儿几乎是性格大变,严苛狰狞得很,段昀芸再有点不配合,他就要下狠手了。

    段昀芸最会看眼色,挨了段莠几下指甲入肉的掐弄,不乱挣动了,但还是蚌一样合着自己,不肯起来,段莠的手被她前胸那片软软肉夹得难动弹,一方面觉得舒服,一放面激起了他的强迫欲。到底还是把段昀芸摘了,既然已经出了手,自然是一鼓作气,没有停的道理,再者,他是由着自己的人。他掰过段昀芸的肩头,把段昀芸按进怀里,段昀芸哭得满脸泪痕,猛然挨着段莠的胸口,那种安心跟可靠,段莠曾这样抱过她的,她记着了,段莠时常表露出对她极大的爱护,在段父段母准备要第二个孩子,段昀芸被背叛感环绕的时候,她把段莠当依仗的。

    <h1>是心甘情愿</h1><div css="imgStyle1">

    “高兴、高兴……”段昀芸哪里答得出,她算千算万,也算不到段莠会碰她,甚至一上来,就把手指头插了进去,也算不出段莠在床上这么狠,要弄死她一样。段莠忽然看着她胳膊

    可到头来段莠这么对她。

    段昀芸不应,段莠轻轻掐住她的小阴豆,段昀芸立即起来了,哭得脏兮兮的脸:“舅爷爷,你放我吧。”话也说不全了。

    然而没等段昀芸感怀太久,段莠提起她的裙摆,把她整个屁.股连着脊梁全露出来。内裤很快就被扯下了,段莠循着腿缝直接找到那处,尽管段昀芸把自己夹得够紧,也来不及段莠的迅速,他手上有段昀芸半干的口水,本来打算把人先揉开,没想到直接插进蕊里,段昀芸那里比她的口腔还湿润,段莠嘴角一翘,把着段昀芸的髋骨提起她来,段昀芸上身趴到床面上,屁.股被弄得高翘,这让她又是一阵冲头昏脑,她要急死,难堪死,但只是晃着腰躲段莠,并不敢蹬胳膊蹬腿——她怕伤着他。真可恶,她还在意他的身体,从来她伺候他,就是发自心愿的,她愿意当他的小拐杖、小跑腿、小解闷的,是真心愿意的。

    “高兴什么?”

    <div><img src="/data/upload/body/201907/11/e9e985e9db22c5a94d7ecedce2a89232.jpg" alt=""></div>

    </div>

    段莠这时候才觉得更有意思,他抓着段昀芸的的头发,把她提起来,然而段昀芸腿是跪着的,腰还压低在床面,段莠这一抓,她的五官都像被扯走,脖子抻得极痛,腰却更沉,段昀芸龇着嘴角,段莠低了低头,整张脸凑过来,在段昀芸的余光里,他的眉毛吊得高,眼头压得阴沉,后头翘起,哪有菩萨样,修罗才是。段莠说:“舅爷爷说话,你不要当没听见。”

    段昀芸咬着嘴,段莠又往上拽她的头发,段昀芸真觉得段莠是地狱里施酷刑的,好像她稍不顺他意,她的头就要被他拧掉,恐惧之下,段昀芸说:“我高兴。”

    段莠揉着段昀芸糖渍花瓣一样媚得软烂的穴口,手掌跟接了一捧露水的荷叶似的,段昀芸还是小,禁不起直接的刺激,段莠只是舒张着手掌,揉按外部,就让段昀芸的腿根一抽一抽,既跪不住,也坐不下,从段莠的视角看,段昀芸饱圆雪嫩的臀下,腰让裙子拦着,肩背尽露,蝴蝶骨软蔫,脖子也塌下去,头发散了一床,蹭得乱蓬蓬毛茸茸。段莠叫段昀芸的名字,叫两个字:“昀芸?”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2】
推荐阅读: 都市偷心龙爪手乱欲-利娴庄堕入深渊的美艳熟妇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一半乡土,一半文青】【一家之主的悲催】【医者淫心】《流浪的灵魂》
如果您喜欢【感觉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