瑚守:画线

+A -A

    男人没用毛巾将她擦干,径直拉着她走出浴室,口中漫不经心地问着她的家在哪。

    “科林斯......?这是要干什么?交,交配吗?”面上一片懵懂,在男人拿出笔在她身上划线时,她还有些好奇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体。

    他转身去拿吧台上放着的玻璃杯,蹲在桌子边把色彩艳丽的吸管对准了她粉白的唇:“这是我特地做的,尝尝看。”

    她只好盯着透过门的光,从白色变成橙红色,又变成她头发的颜色,然后——

    男人送给她一副银色的饰品,又把他带到他称为浴室的房间里,让她躺进白色的大容器里。

    “交配?差不多吧,是很亲密的事情。”科林斯安抚地摸摸即使被脱光也不晓得挣扎的少女的头发,指尖再一次抚过鳍耳的根部,那里有淡淡的蓝紫色血管。

    科林斯的指尖如弹琴一般划过她还滴着水珠的腿儿,点了点头:“确实是人,不过你喝下这杯果汁,我才相信你。”

    男人沉默不语,坐在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即使她可怜兮兮地求救也无动于衷。

    芙洛不太懂人类表达信任的方式,不过还是顺从地张口含住吸管,把杯子里的橘色液体给喝下去。

    “诶?可是......”

    “不,不是的......”少女慌了神,可现在双手被绑缚在头顶,无论如何踢腿也无济于事,“你看我是人哦,我有腿的!”

    科林斯把银色的钥匙插进锁孔里,解开了那个银环,又铐到她另一只手上。

    她又看向两个银环之间闪闪发光的链子,好奇地用牙齿咬了咬,没能留下一点痕迹。

    “唔,好甜。”这是她第一次喝人类的饮料,舌头有些意犹未尽地舔过嘴角,她朝他笑起来,“我很喜欢!”

    “科林斯,我要回家了。”她探头看了看外边的天色,被吊得有些酸软的小手活动了几下就让他的大手给牵住。

    “好难受......科林斯唔嗯......”

    科林斯眯了眯眼,让她侧过脸来面对自己,语气里隐藏着她听不懂的意味:“瑚尔是谁?”

    “科林斯!你回来啦!”迫不及待地坐起身子,溅得满地都是水。

    房间正中央放着一张大大的白色桌子,足以容纳下三个她并排躺下。

    芙洛当然答应了,呆在水里确实让她干燥的皮肤感觉好了不少,就连鳍耳也快乐地舒展着。

    少女低低呻吟着,热胀的脑袋无法思考为什么自己的双腿紧紧地并在了一起,明明她没有去控制,可

    <h1>瑚守:画线</h1>

    不是应该都让她戴上吗?

    “我回来了,芙洛。”他一步步走近,蹲下身伸出手去摸摸她变得更加嫩滑的脸蛋,指尖将黏在颊上的碎发都拢到粉扑扑扇动着的鳍耳之后。

    笔头划过,那道黑线逐渐像是树——顺着她的肌理长出了树枝,也挑起她身上怪异的感觉。

    “可是,瑚尔会担心我的。”

    “那芙洛是什么呢?”带着薄茧的指尖抚摸着她凉凉的耳朵,在她忍不住抖动闪躲时他才笑出声来,“是鱼吗?”

    科林斯真的让她躺下了。

    “嗯......在不远的地方。”芙洛还是知道不能说家在海里的,跟着他进到一个摆设极其简单的房间里。

    “呜......科林斯,为什么嗯哼......好热......”并起双腿摩擦,可是那一处就是又痒又热,芙洛难耐地在光滑的桌面上扭动,全身都泛起了不正常的粉色。

    “芙洛在这里等我好吗,工作一结束我就回来。”他一边为她戴上“定情信物”,一边用动听成熟的声音问她。

    只不过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两个银环只有一个在她手腕上,另一个则圈住了只要拧动就可以放出水的银色器具上。

    “芙洛喜欢就好。”科林斯虽然这么说,却依旧没有放开她,而是去褪下她身上的衣服,动作干净利落。

    “为什么不留下来了?你不是喜欢我吗。”他咧开嘴角,笑得两颗尖尖的虎牙也能看见。

    好像也挺有道理的,芙洛光顾着思考,连双手被拉到头顶、那根银链套过一根白色金属柱时都忘了拒绝。

    “科林斯,好慢啊......”少女躺进放满水的浴缸里,无聊地吐着泡泡,头顶的水面泛起一圈圈的波纹。

    白得异于常人的胴体被夕阳的余晖染上浅浅的黄光,看上去更接近人类的肌肤。一条黑线从她锁骨中间的凹陷画起,穿过肚脐,直直延伸到下身两片唇肉中央。

    少女很喜欢他的触摸,也伸出手去做相同的动作,只不过科林斯的头发很短,她只能摸摸他还带着太阳余温的耳朵。

    “珊瑚啊......”褐色的眼眸因为背光而生出一片阴影,仿佛是躲在阴暗处窥视猎物的凶猛兽瞳。

    “瑚尔就是瑚尔,是珊瑚——”她猛的闭紧嘴巴,粉嫩的唇都抿得发白。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2】
推荐阅读: 都市偷心龙爪手乱欲-利娴庄堕入深渊的美艳熟妇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一半乡土,一半文青】【一家之主的悲催】【医者淫心】《流浪的灵魂》
如果您喜欢【感觉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