旖旎

+A -A

    钱思懿摇头。

    “那你忍着点,我用酒精消完毒,涂点药膏就好。”公事公办地说完这些,陆羡阳取出药棉,重新蹲下身帮她处理伤口。

    “陆大夫你说这个会留疤吗?”

    陆羡阳起身,将注射器放回药箱,平静地道:“我明天给你带一款祛疤药过来。”

    虽然那个梦醒的不是时候,可插入前一刻,他还是看清了湿润的肉缝中两片粉嫩的花瓣,以及微微翕张的穴口。

    “可是昨天你都没仔细看,而且,今天又有新伤了。”钱思懿放下裙摆,伸手指着小腿,“刚才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摔的,你看。”

    目光不由自主地顺着她丰腴的大腿看向两腿之间,没有布料遮挡,饱满的阴阜清晰可见,和他梦里看到的一样,毛发虽茂盛,却也修剪得很整齐,只留着短短的一截,形成一个倒三角形。

    <h1>旖旎</h1>

    如果还在梦中,那他胯间粗长的肉棒已经插入水淋淋的小穴了。

    “陆大夫应该不会以为我是故意不穿内裤来勾引你的吧?”就像能看透他心里所想似的,钱思懿回过头对他莞尔一笑,“我只是觉得,这样注射起来会更方便,而且,不会再出现昨天那种尴尬的场面。”

    那里确实有一小片擦伤,破了皮,有些发红,一看就是不久前才造成的。

    “嗯……”针头扎进肌肉,女人整个臀瓣都是一颤,口中的嘤咛像极了某种暧昧的声音。

    “昨天看过了。”

    陆羡阳忍不住在心里嗤笑一声,但还是出于医生的职责开口安慰道:“忍一下,很快就好。”

    看着眼前两片又白又翘的臀瓣和中间幽深的沟壑,陆羡阳不由得想起了孟迟的话。

    在梦中,那里看上去很紧,也很娇嫩,不知插进去会是何滋味。

    心里这么想着,陆羡阳又忍不住看向她大腿外侧,疤痕依旧很明显。

    “陆大夫?”

    注射液被一点点推入她体内,陆羡阳刚拔出注射器,就又听女人道:“陆大夫,你知道我腿上这个疤该怎么祛吗?这样好丑。”

    他一定是疯了,身为大夫,给人注射的时候怎么能有这种可怕的念头?

    “陆大夫,有点疼。”女人的声音软软的,又柔又媚,好似在跟他撒娇。

    她的裙摆尚未完全放下,大张的双腿间,那片私密处正赤裸裸地呈现在他眼前。

    若说指定他为以后专属的私人医生是很多病人都会进行的操作,还不值得他怀疑,那么此刻,这女人连内裤都不穿,还如此夸张地将裙摆撩到腰上露出整个臀部给他注射,是不是也太刻意了些?

    钱思懿仰头看着他笑:“陆大夫你都不看看我的伤就知道用什么药了?”

    这女人莫不是真的看上他了?

    陆羡阳抓着她的小腿慢慢将药膏涂抹在伤口上,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挣扎中她的脚掌已然抵在他胯间,随着她轻微的动作若有似无地摩擦着中间隆起那物。

    听到女人的声音,陆羡阳猛然反应过来,赶紧移开目光蹲下身,有些懊恼地在她臀上擦拭着酒精。

    “嗯……”湿润的药棉一碰到伤口,她便一阵轻颤,低吟出声。

    如此相似的画面,让他一阵恍惚,一时竟有些分不清是不是还在梦中。

    “好了。”陆羡阳强作镇定地抬头,目光还未落到她脸上便又是一顿。

    昨天不是还一点反应都没有,今天就知道疼了?

    “不严重,好好处理就不会,刚好药箱里有常备的药膏。家里有碘伏吗?用酒精会比较痛。”

    “别动。”

    昨天她不小心把裙角掖进内裤里,让他看到了她那条修长笔直的腿,和腿上醒目的疤痕。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
推荐阅读: 都市偷心龙爪手乱欲-利娴庄堕入深渊的美艳熟妇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一半乡土,一半文青】【一家之主的悲催】【医者淫心】《流浪的灵魂》
如果您喜欢【感觉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