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厉老师×太妹学生(7)

+A -A

    (我们萧潇每一句话都在疯狂暗示)

    “老贺!”旁边气喘吁吁跑过来一个人,正是徐若于,他手上拎着一个小小的医疗箱“幸好今天出队带上了,怎么,你学生?”他看见旁边躺着的萧潇。

    为什么刚才这个画面,他觉得特别养眼呢?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引人无限遐思。

    “我送她回家,你先忙。”

    贺方殊找齐了工具,蹲到萧潇身旁,低声冲她道:

    徐若于:????

    她这一动,原本就不长的裙子被拉扯了上来,斜斜地卡在大腿根。女孩的腿匀称细长,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白的发光,在闪烁的灯下泛着细腻的莹白。

    “老师……让我睡……”沙发上的人却浑然不觉,因为刚才的动作而乱七八糟的头发散开,有几缕落在她的脸上。乌黑的大,雪白的脸,像夜色里最勾人的妖精。

    “老师……”她弱弱地喊他,声音颤颤的,贺方殊凑过去听

    小姑娘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只是浑身打着颤,一抖一抖的,显然是哭了。

    贺方殊喉结滚动了一下,视线余光仿佛闪过粉色的蕾丝边……

    “疼疼疼——”

    “霍?怎么了这是?晕了?要叫救护车不?还是我开车送医院啊?”那伤口有些骇人,加上萧潇躺着不动,他还以为伤到了别的什么地方。

    “不走……我好困……我要睡觉……”她嘟囔着,在沙发上翻了个身,似乎想要找个舒服的睡姿。

    她的双颊泛着微微酡红,一双眼睛半睁着,朦朦胧胧覆着一层温润的水色,饱满的嘴唇上面不知道涂了什么,水润润亮亮的,像极了等待采摘的樱桃。

    贺方殊拧了拧眉,懊恼自己居然因为她一句话晃了神。

    “手疼……”萧潇扁了扁嘴,含着一包汪汪的眼泪,委屈极了,她把手伸到贺方殊眼下,仿佛要证明似的。

    仔仔细细包扎好伤口,再将流到手腕的血液一一擦干净,贺方殊才缓缓吐出一口气,突然发现身边出奇的安静。抬眼一看——

    ————

    “老师……疼疼疼……”她是真的疼了,疼地酒劲都散了几分,疼地她背后都渗出了一身的冷汗,掌心尖锐地疼让她忍不住抖了两下。

    “哦哦……”他愣愣的回答,看着贺方殊走远,开车。启动,消失不见。

    “没事,喝多了。”贺方殊从他手里接过医药箱,打开翻找起来。

    带着铁锈腥气的血液味道掺杂了少女的甜香和不知名的香水气味钻进他的鼻腔,贺方殊莫名心里一热。握住她的手腕不让她乱动,免得碰到伤口。她的手腕太细了,像是轻轻一捏就会断掉一样。手下的皮肤细腻温热,握在手里像上好的绸缎,贺方殊的手指忍不住勾紧了些。

    <h1>严厉老师×太妹学生(7)</h1>

    贺方殊抬眼看了徐若于一眼。

    “走,送你回家。”说着他伸手就要把萧潇拉起来。

    徐若于有呆滞地看着好友,还有被他公主抱抱在怀里的女生,身上还披着他的外套。

    萧潇迷迷糊糊点了点头,下一秒却差点从沙发上弹起来。

    “稍微忍一下。”

    “老师……好吵……”萧潇皱了皱眉,嘟囔一声。

    “回去睡。”

    “哭什么?”他想,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即使表面上嚣张跋扈,总归还是娇弱的。

    贺方殊皱着眉头去看沙发上的人。

    “老师你的技术也太差了,差点把我疼死!”萧潇抽抽噎噎的控诉,抬手挥了挥被包地整整齐齐的手。

    贺方殊顿了顿,不动声色地放缓了动作。

    贺方殊低着头,拿着镊子把扎在她手心的玻璃渣一点一点挑出来,原本有些凝结的血液被扯开,瞬间涌出鲜红的新鲜血液。

    女孩却像没骨头似的软成一滩,他一拉,她几乎差点滑倒地上。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
推荐阅读: 都市偷心龙爪手乱欲-利娴庄堕入深渊的美艳熟妇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一半乡土,一半文青】【一家之主的悲催】【医者淫心】《流浪的灵魂》
如果您喜欢【感觉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