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身上的味道(h)

+A -A

    把小瞳的双腿推到她身前,让粗硕的龟头抵在小穴口处,牛岛若利看了眼两人密切相贴的地方,抬起双眸低声问道。

    陌生的手指进入了自己体内,无法掌控的危险感遍布全身,由于不知道它下一秒会做些什么,感受到轻微疼痛的小瞳僵硬起娇躯,轻抓身侧的床单,试图放缓紧张的心态。

    不过现在的小瞳尚未被任何人开发过,每一寸肌肤都陌生于他人的触碰和爱抚,敏感程度也比之前频繁做不舒服的爱要剧烈许多,没过多久,她的私处便泛滥成灾,淫液顺着股缝经由菊穴流到床单之上,小穴口微微翕动。

    和小瞳比起来,他的身材过于高大与健壮,几乎是少女的两倍,体型差与肤色差使得两人肌肤相贴的画面多了几分不明意味的淫靡与下流,脑海中不得不浮现出这样粗长的肉棒插进她窄小紧致的小穴里会是怎样一副旖旎至极的场景。

    但她没有哼痛,咬着唇瓣眉尖轻蹙,试图自己消化下这份不适,到最后好不容易容纳下牛岛若利两根手指的时候,双眸已经紧紧闭起,原本柔软的腰肢也僵硬了不少。

    有些粗粝的指腹轻触小瞳未着内裤的私处,抚摸到硬挺的阴蒂便上下温柔摩擦,令少女的双眸微颤,忍不住轻轻闭起。

    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并未停留下舔吸乳尖与乳肉的动作,而是唇手并用,将小瞳所感受到的些许不适与点点快意相互抵消,最好让后者能够胜过前者。

    小瞳的身子不是很敏感,常常需要大量的前戏才能让她湿润到足以承受他的巨大,但那么多次的做爱经验自然使得牛岛若利熟能生巧,轻而易举就能找到她身上的几处敏感点,然后有些笨拙地抚慰它们。

    不过他一向很有耐心,绝对不是急不可耐要提枪上阵的毛头小子,在数分钟的一指扩张完成以后,牛岛才缓缓往小穴口里挤进另一根手指。

    “痛吗?”

    正如他闭起双眸吸吮粉色乳尖的现在,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唯有长长的睫毛时而微颤,透露出他正在忍耐的事实。

    牛岛若利即便是在多么激烈的性爱当中依旧会保持一副淡漠的面瘫模样,仿佛这副表情就在他脸上固定了一样,无论内心多么渴望索取更多的快感,神色仍然毫无波澜,单纯完成任务一般机械。

    得到了少女的同意以后,他便挺动腰臀,一点点插进她小巧的甬道之中。

    “有点……”

    把只留出几毫米缝隙的甬道塞满,令小瞳平坦的小腹仿佛微鼓起来一样,双腿由于他的插入而被迫往两边分开,娇小的身材仅有胸前两团饱满与其不符,随着他的前后抽插而晃来晃去。

    直至少女逐渐适应了这样的抽送,他才吻了吻小瞳的红唇,将手指从温暖的穴肉里抽出并用纸巾擦拭掉上面沾到的液体,然后撕开一个避孕套,娴熟地为自己戴上它。

    听见少女的回答,牛岛若利顿下了往深处探索的动作,改为在浅处温柔地前后抽插,让她能先适应下小穴口被侵犯的滋味,然后再试图探进更多手指,开垦更多穴肉。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上辈子的他并没有像现在这样服侍过少女几次,基本上都是以他是客人的身份被小瞳服务,论技巧与熟稔程度,她要比他有经验得多。

    “这样动的话会不会痛?”

    微抬起头的牛岛从她的脸上察觉到了什么,温柔抽插起来的同时低声询问少女的感受,在她轻点下颌以后又放缓了不少力道,缓慢且柔长地为小瞳扩张。

    只是这个过程要比插进一根时要艰难许多,小瞳现在还是处子,强行把窄小的小穴口往两边推挤开来对于她来说就要承受相应的疼痛与苦楚,脚趾微微蜷起,抓住床单的小手不由得紧了紧。

    不得不说,她身上的奶香味太重,好似一两岁的婴儿一样,周围散发着母乳的味道,只是她的气味是纯粹的奶香,是从胸部上微不可见的毛孔之中散发出来的香甜气息。

    这些都是上辈子确实出现过的画面,此刻挤在了牛岛若利的回忆当中,身下的炙热不得不又硬挺胀大了几分。

    “可以吗。”

    <h1>她身上的味道(h)</h1>

    牛岛将中指抵在微张开的小穴口处,然后蹭上一些爱液缓缓往穴肉里挤,试探性地开始扩张少女的紧致。

    如果说上辈子的小瞳敏感程度不至于称作中上水平,那么小穴的紧致程度一定能用极品来形容,仿佛天生就与男人的肉棒相匹配,不管肏成了怎样的模样,都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恢复成以前的样子,如同未经人事的少女一般。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
推荐阅读: 都市偷心龙爪手乱欲-利娴庄堕入深渊的美艳熟妇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一半乡土,一半文青】【一家之主的悲催】【医者淫心】《流浪的灵魂》
如果您喜欢【感觉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