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邪了

+A -A

    所以这是典型的商业联姻,两人没感情才各自出轨找别人?

    他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怪圈,大抵就是觉得,有些愤愤不平吧。那么优秀的一个女人,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偏偏去找个可以当她爹的老男人?

    大概是中邪了。

    可是面对钱思懿那样的女人,好像心理学对他根本就没半点用处,他根本看不透那女人究竟在想些什么,又想做什么。

    挂了电话,查了查秋童心的资料,除了花边新闻多点,也没什么特别的,说不准那女人跟钱思懿的老公也不过是露水情缘罢了。

    可是这些跟他有半毛钱关系?

    陆羡阳嗤笑一声,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走进浴室,“砰”一下关了门。

    他究竟在关心什么?

    陆羡阳手上有钱思懿的病例和基本资料,要查她的详细信息很简单,可这样的结果还是让他有些震惊。

    白旸,31岁,众商集团董事长长子,现任集团CEO,两人于三年前结婚,也就是钱思懿大学毕业那年。

    “是她之前告诉我她姓童,我一时没想起来,其实她姓秋,秋童心,秋远集团董事长的女儿,星辰娱乐总经理,怎么了?你对她感兴趣?哥,别怪我没提醒你,那位姑娘可不是好惹的,你未必降得住。”

    他不说,陆羡阳倒是真忘了自己也学过心理学。

    再往后翻,是钱思懿老公的资料。

    看着电脑上的页面,陆羡阳暗骂一句闲得蛋疼,伸手关了电脑,准备洗澡睡觉。

    取出手机拨了表弟方经纶的电话,陆羡阳问道:“那晚在天源,我们撞到过一对情侣接吻,还记得吗?那个女的是谁?”

    桌上的手机刚好振了一下,他打开查看,是钱思懿发来的短信:陆大夫,我喝醉了,可以来接我吗?

    表面上看,这俩人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简直是天作之合,而且两人的婚姻也促进了两家企业的合作。

    “放心,我对有主的女人没兴趣,纯粹八卦一下。”陆羡阳自嘲地笑笑,顿了顿,忍不住开口道,“你知道一个女人在什么情况下会自残么?”

    钱思懿,25岁,墨尔本大学毕业,现任盛竞地产营销总监,盛竞地产董事会成员之一,父亲为盛竞集团董事长钱涛岳,母亲已逝。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愣了一下:“你怎么关心起这个来了?”

    几秒后,门又被拉开,他重新拾起手机,取了车钥匙出门。

    我是你的私人医生,不是你的私人保姆,喝醉了关我屁事?

    <h1>中邪了</h1>

    其实这种事很常见,陆羡阳都不知已见过多少,但现在的他就是莫名其妙的,成了他平时最讨厌的那种爱八卦的人,极其好奇那个女人身上的事。

    “我只是个普通的心理医生,你问的范围这么广,要我怎么答?绝望、兴奋、焦虑、悔恨,或者纯粹无知,又或者吸了毒神志不清,各种情况都有可能自残,所以你问的是哪种?你也学过心理学,干嘛还来问我这种问题?”

    陆羡阳没答,继续问:“我记得你好像叫她童什么是吧?她姓童?”

    他想。

    那个女人有这么好的家世,何必还跟老男人搞在一起?真的是为了寻找刺激?或者那老男人才是她的真爱?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
推荐阅读: 都市偷心龙爪手乱欲-利娴庄堕入深渊的美艳熟妇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一半乡土,一半文青】【一家之主的悲催】【医者淫心】《流浪的灵魂》
如果您喜欢【感觉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