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弥花 (二)

+A -A

    「你真的是我床边那盆栽?那自我介绍一下嘛,我很想知道该怎麽照顾你。」

    琅青嗫嚅半晌,才告诉妳,这须弥花一族,若要开花结果,必须现于世人眼前,而在世间认定它们之人,就是须弥花的伴侣。

    「要卖也是卖不掉的..........」

    妳觉得他很可爱,便调戏几句,开点小玩笑,又赞美他嗓音秀俊,女人听了都会耳朵怀孕,生下一堆小琅青。

    妳啼笑皆非,那看上是看上盆栽摆在房间适合,怎麽就成他的伴侣了。

    妳追问原因,琅青却不肯回答了。

    「娘子.......娘子脾气也不大。」

    妳听到琅青吃惊,就在肚子裡偷偷笑,但马上他就说了句让妳不解的话。

    「卖、卖掉?!」

    「好吧,那你为什麽一直对我娘子娘子的叫?」

    </div>

    <div><img src="" alt=""></div>

    「我相信你就是了,那你气消了吗?」妳问。

    「好,你脾气不大,是我大。」

    「认定?」

    其实妳心裡压根不信梦中什麽会说人话的须弥花,也没把两场梦当回事,所以第三次又梦到浓雾时,妳没抱期待,直到他的声音响起。

    「只有如此,才能与娘子相谈。」琅青害羞道。

    「多谢娘子爱护,琅青不爱光亮,现下这般便很好。」

    「琅青,我梦裡的人真的是你吗?怎麽跟你开开玩笑就生气不理人了呢?脾气真大啊。」

    他结结巴巴扭扭捏捏的语气,让妳好笑又无奈。

    「自、自是消气了,琅青脾气才不大。」

    彷彿有羞恼跺脚的声音传来,接着便沉静无声,妳呼唤几次都无回音,醒来后便对着盆栽说话,还用指尖轻轻拨动那圆圆的叶片。

    「你为什麽会跑来我梦中呢?」妳好奇。

    「你又跟我不熟,怎知我脾气不大?说不定我在外面常常打人骂人呢。」妳故作凶恶貌。

    <h1> 须弥花 (二)</h1><div css="imgStyle1">

    「是啊,娘子不是一见到琅青,就看上了吗?」琅青略带害臊地表示。

    「娘子欺负人!琅青岂有那般风流随意!」

    「娘子看起来就是好人嘛!」琅青哼哼道。

    「当然是我,否则还有谁呢?娘子怎麽就不信琅青?」这次他很是委屈。

    二度深眠入梦时,白雾依旧,琅青再度现「声」,妳问他妳的推测对不对,他模稜两可地嗯了一声。

    「等我把你卖掉你就知道。」妳逗他。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
推荐阅读: 都市偷心龙爪手乱欲-利娴庄堕入深渊的美艳熟妇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一半乡土,一半文青】【一家之主的悲催】【医者淫心】《流浪的灵魂》
如果您喜欢【感觉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