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撩拨两下?

+A -A

    看着妹妹一脸的疑问,他现在有再多的话也说不出来。说什么?说你衣襟敞开了,我看着你的胸硬了吗?

    “徐晚!!!”失去了理智的梁景瞪红了双眼转头看向了她。

    悄咪咪抬头看了眼哥哥,好像没注意过来…一只小手忍不住滑过裙摆,从侧边悄悄地溜了进去。

    不用看都知道现在的徐晚该是怎么样的面带红潮,小嘴微张……不…不能再想了,要是妹妹真的在做着自己心中所想的事,他到底该……

    两计不成的徐晚有些泄气,不知道第三计该施展什么的她,思绪都有点被梁景讲题的声音吸引过去了。

    想到这里,徐晚都觉得自己的下体都开始痒了起来……

    一开始还以为她只是哪里别扭不舒服…直到现在…他的好妹妹已经把手放进裙子里了!

    强压着自己的燥热,梁景重新坐了下来,把注意力都投放在了书本上。

    不,不行。什么都不能说。

    “哦……好。”

    “哥?”徐晚疑惑地在梁景眼前挥了挥手。

    梁景后退了几步,作势要离开。

    一下,两下。诶?不对啊,怎么不解痒啊?这个痒的…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与此同时,徐晚也再忍不住了,几行眼泪从脸颊滑落,略带着哭音,“哥哥!我生大病了!”

    徐晚悄悄地看向了梁景的双腿间,失望地瘪了瘪嘴。哥哥是不是不行啊,怎么小鼓包一下就不见了。

    越是摩擦起来,下体越是瘙痒难耐。

    <h1>8.撩拨两下?</h1>

    谁来告诉他,他的好妹妹到底在闹哪一出?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把手伸进了裙子里,不停地耸动?

    她忍不住开始双腿并拢,悄悄地摩擦起来。

    妹妹到底在干什么?!梁景是真的快要疯了。因为刚刚闹的那一出,他一直都谨慎的很,余光都在打量着徐晚的一举一动。就怕她又有突如其来的无心之举撩拨到他…

    好奇怪,自己真的好奇怪,不管怎么挠都无法解痒。连圆润的指甲都快把皮肤抓破了,自己该不会得了什么皮肤病吧?要是那里长了奇怪的东西还怎么跟哥哥这样那样啊?越想越歪的徐晚眼眶都红了起来,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好不可怜。

    耳边还来一阵小小声地,隐忍着的喘息。一声接着一声,像猫爪子在轻挠着他的胸口一样……

    作话:不是,梁景,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晚晚没有撩,至少这次真的没有∠(  ?  」∠)_

    小手穿过了内裤,摸上了溪谷,轻轻地,一下,两下地挠了起来。

    从妹妹悄悄地摩擦双腿开始,他就发现了,他的妹妹又在搞小动作。

    不能看衣服,看衣服的话就会完全明白了自己看到了什么…以后朝夕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妹妹脸皮那么薄…不,不可以。

    看哥哥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的动静,徐晚开始不满足于这种轻抚般的挠痒,动作一点点的变大了起来。

    “哥你干嘛啊?”徐晚揉了揉差点被撞的鼻子,眼神略带不解地看向他。

    “没有!”话语比思维更快一步地冒出,“我是想说,你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别东张西望,看题。”

    还是说你为什么不穿内衣?这不也是在变相承认自己什么都看到了吗?

    唉,哥哥怎么能这么好看啊?瞧瞧这英气的眉毛,深邃的眼睛,还有高挺的鼻子…啊鼻子…还记得千夏说过,男人鼻子越大,下面就越…

    梁景的拳头松开又握紧,一边强忍着自己不该有的念头,一边又压抑着身体被带动起的欲望……直到那声清晰又小声的娇喘从徐晚的口中吐出。

    回过神来的梁景蹭地一下站了起来,还差点撞上了徐晚的鼻子。

    “是我衣服怎么了吗,刚刚哥哥好像一直看着我…”说罢,徐晚就作势要低头查看衣服。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
推荐阅读: 都市偷心龙爪手乱欲-利娴庄堕入深渊的美艳熟妇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一半乡土,一半文青】【一家之主的悲催】【医者淫心】《流浪的灵魂》
如果您喜欢【感觉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